在广州,吃遍世界:粤菜起源藏在南越王宴,西

每天,在广州老西关的街头,越华路上的老字号里食客熙熙攘攘,游客、市民都聚集于此一叹美食。几百米外,西汉南越王墓标注出岭南古老文化的厚度。

羊城得名源于对食物的向往,而“食在广州”的最初发源,便在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内。据史料记载,1983年发现的南越王墓,就出土了鼎、鍪、甑、烤炉种类繁多的炊具及丰富的食材,可以说是食在广州的起源。

如今,中外游客带着全球首本《米其林指南粤菜》一探广州美食的魅力……这是继1990年米其林指南面世以来,米其林首次推出单一菜系指南,显示出了粤菜在全球视野的超旺人气和深厚影响力。

从古至今,“食在广州”以开放包容的姿态融汇东西南北,走向世界。伴随商贸发展,舌尖上的文化成为广州与世界中西互通的符号。

兼容并包:2000多年前,南北风味共聚南越王盛宴

时空穿梭回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。在南越王“钟鸣鼎食”宴请群臣的宴席上:美味珍馐样样齐全,菜色丰盛,烤乳猪、蛇羹、白灼贝、捞鱼生……早在当时,南北风味已共聚南越王盛宴。

《晋书》中说:“广州包山带海,珍异所出”。两千多年后,当人们看到南越王墓后藏室出土的饮食器具时,还是忍不住惊讶,从“御膳珍馐”到炊具容器,一应俱全。

两千多年前的南越王,已经将天上飞的鸟雀,水里游的鱼虾,地上走的禽畜,都烹制成了佳肴,形成了岭南饮食文化独树一帜的风格。

南越国在岭南历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。据史料记载,秦王朝统一中国后,在岭南新设三郡,大批中原人来到岭南,这也是南粤最早的“移民”。

移民的到来带来了文化的融合与变迁,为广州文化添上包容开放的底色。

各地烹饪技术集聚广州,多样的物产资源成了饮食文化融合发展的伊始。考古学家发现,在墓主南越国第二代国王赵眜墓中,随葬有粮食果品、海产、野味、蔬果等,仅水产品就有14种之多。也证实了岭南人食海鲜的悠久历史。

“南越国的‘食官’、‘厨丞’用古代的‘平底锅’铜煎炉、西汉‘BBQ’铜烤炉等炊具将丰富的食材资源完美糅合成为佳肴,便成了最初的粤菜。”在南越王宫博物馆馆长全洪看来,这种兼容并包的饮食风气,奠定了粤菜的整体基础,影响岭南地区长达两千多年。

全洪说:“广州人‘敢为天下先’与开放包容的精神,一脉相传,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初见端倪,这也正是‘食在广州’饮食文化传统所孕育的内涵。”

2018年,南越王宴会作为粤菜的发源之一,入选广东十大主题名宴,千年美食在现代广州重现。“食在广州”经过一代代人持续不断的改进与创新,一直绵延至今,影响深远。

不出广州,吃遍世界。

在广州,北连环市东,南接东风东,建设六马路被誉为“不用出国即可吃遍全球”的美食街。在这条全长不过700米的小巷子中,汇集了韩国、日本、越南、新加坡、意大利等多家餐厅,海外美食一应俱全。

作为中国对外交往的窗口,广州是千年不衰的通商港口城市。身处南海航运枢纽的地理位置,广州人早就驱驰于辽阔海洋,商业文明发达。商业的繁盛与对外贸易的发展也带来最早的海外饮食文化融入广州。

汉代开始,广州既是陆上交通枢纽,更是海上交通的必经之地。唐代,广州是国内第一大港,据《新唐书·地理志》载,唐时,我国东南沿海有一条通往东南亚、印度洋北部诸国、红海沿岸、东北非和波斯湾诸国的海上航路,叫作“广州通海夷道”,这便是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叫法。

当时通过这条通道,丝绸、瓷器、茶叶和铜铁器成为四大宗出口货物;从外国传入了土特产、当地物种、艺术,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宋元时期。